您的位置
主页 > 热点专题 » 正文

北京打响交通防疫战:百万人即将返程 铁路空多点狙击

来源:www.xdhqlp.com.cn 点击:1171

原标题:北京发动“交通防疫战争”:数百万人将很快返回北京“狙击”更多的铁路航点。

来源:国家商报

每位记者赵成、张蓓和范文清

从与家人分离到坐在北京住所的沙发上,向阳(化名)只花了六个小时就回到了北京。

2月2日12: 20,四川航空公司从成都出发的3U8883次航班准时到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但在进屋之前,向阳还是有点不安。

不是只有向阳感到不安。这一天,准备从山东乘车返回北京的刘刚(化名)和从太原乘高铁返回北京的刘玉(化名)同样对顺利返回北京感到担忧。

新肺部疾病的确诊病例数持续上升。北京作为首都,流动人口众多,防疫工作压力很大。为了应对大量旅客返回北京,北京在铁路、公路和航空线路上采取了“北京远程测温复试”措施。如果温度超过标准,将严格按照程序移交。一些住宅区甚至向从其他地方返回北京的房客出示“红牌”。

在2月2日北京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治的新闻发布会上,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副主任容军透露,自春节开始的14天内,已有1000多万人通过铁路和民航离开北京,800多万人没有返回北京。从2月2日到2月18日,已有200多万人预订了返回北京的机票,但仍有593万名潜在游客将预订机票逐步返回北京。

北京开始了一场针对新发肺炎的“交通防疫战”。

信息登记笔没有在车厢里交谈。

今年春节期间,居住在辽宁省锦州市的徐宁(化名)一直担心在返程高峰期乘坐高铁返回北京是否安全。

事实上,1月29日(正月初五),徐宁在返回锦州之前抢到了从锦州到北京的高铁车票。当时,他没有料到新型冠状病毒中的肺炎流行病会蔓延到全国。

1月28日,徐宁看到公司集团下发通知,春节假期延长至2月3日。考虑了几分钟后,他决定按计划返回北京,不改变高铁车票,希望能错过返程高峰。“其实,我有点担心。在疫情蔓延的非常时期,每个人都建议不要外出,尤其是在火车站等拥挤的地方,但无论如何他们都必须回去。”徐宁告诉记者《每日经济新闻》。

1月29日,徐宁带着他的手提箱去火车站,他的哥哥开车送他。一路上,许宁看到去火车站的车不多。

"进入火车站时,有一个测量体温的特殊通道。五名“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将为入境乘客测量体温。体温正常的乘客可以通过行李安检。”徐宁说,整个安检过程非常快,入境旅客非常少。没有排队进行安全检查。

进入候车大厅后,徐宁就不那么担心了。“候车厅里几乎没有乘客。许多座位都是空的,几乎每个人都戴着面具。”给徐宁印象最深的是,在排队准备高铁的时候,所有的乘客都被隔离了一两米,每个人都有很强的保护意识。

从锦州站到北京站,大约需要3.5个小时。根据徐宁的记忆,他的车厢里有一半以上的座位是空的。乘客们在收拾好行李后没有行走或说话。这和他们前几年春运回来时的场景一点也不像。

火车启动后,售票员像往常一样检查了乘客的车票和身份证,并告诉每个人一路上都要戴口罩。后来,另一名列车员向所有乘客分发了纸质乘客信息登记表,并告诉他们在完成登记表后保存好,并在离开车站时放入收集箱。

"姓名、我

在高铁上,刘玉还填写了乘客登记表,遇到了大多数乘客在车厢里没有带笔的情况。"一支钢笔被传来传去,然后每个人都填好了。"刘玉说。

到达北京西站后,刘玉发现出口通道里人不多,没必要在出口处排队。每个出口都有警卫。他们提醒乘客把登记表放进收集桶里。离开大门后,刘玉没有在火车站停留就匆匆回到了北京的家。

徐宁和刘玉的回程是今年许多人坐火车回京的缩影。以北京西站为例。从1月24日(除夕)到2月1日(正月初八),共有68.7万名乘客抵达北京西站,比去年同期下降60%。北京西站工作人员《每日经济新闻》告诉记者,这主要是由于长假、部分列车停运等因素。预计在2月1日后到达的乘客数量不会显着增加。

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的数据显示,从订票数据来看,从2月2日到2月18日(春节的最后一天),进入北京的铁路旅客总数将达到260.2万人,比去年同期下降了74.27%。当火车站回到北京时,很有可能不会拥挤。

随着越来越多的游客返回北京,北京火车站的防疫和控制措施也得到了升级。上述北京西站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北京西站正在采取措施,对进出站旅客进行体温测量和消毒。其中,进出港均配有红外温度计和手持式测温枪,用于测量进出旅客的温度。如果有多次体温高于37.3℃的乘客,工作人员会联系防疫部门进行专业处理。在候车室,火车站将加强候车室的通风,增加候车区的清洁和消毒频率,并对候车区进行全面消毒。

据了解,北京南站每4小时对出入口检票设备、安检区、自助售票机等部分进行一次消毒,每2小时对卫生间进行一次消毒,每天对综合服务台、秋润服务区、售票处外玻璃面、隔热区等部分进行不少于3次消毒。如果有发烧乘客停留在加热隔离区,请在乘客离开后立即消毒。

关于乘客更关心的登记信息表,北京西站的上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这是为了一旦在列车上发现确诊病例,便于追踪,及时联系同一车厢的乘客并采取措施。车站工作人员将整理乘客信息表,并根据车次将其封存。”

缩短返回北京的航班时间,为“湖北人”安排一个特别的座位。

“如果不是公司要求2月3日复工,我不会在这个时候跑回来。”向阳告诉记者《每日经济新闻》。

在北京工作的向阳有妻子、孩子和父母,他们在成都生活了很长时间。然而,由于他的祖籍在湖北省,他的身份证号码以“42”开头,这成了他这次回北京最“头疼”的事。

"我的社区有两个入口,南门已经关闭,所有人员和车辆只能通过北门进入。安保人员将使用手持温度探测器检查进入社区的每个人的体温。即使是出去买菜后回到社区的居民也会检查他们的体温。”向杨长昌松了一口气,说如果他看到有人像他一样提着包,提着行李箱回北京,门卫会要求登记,包括他的姓名、电话号码、住所号码、出发地点等。最后进行温度测试。

登机前,向阳的心情可以说是焦虑。“从我回北京的前一天晚上开始,我就开始担心坐飞机要花将近3个小时

受新肺炎疫情的影响,国内许多机场的客流量大幅下降。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从2月2日至2月18日,进入北京的民航旅客总数为71.42万人,同比下降73.83%。

虽然客流量明显低于往年,但机场的防控措施是一样的。“机场大厅的所有入口都设置了电子温度监测站。乘客在进入机场进行例行安全检查时,可以不停地测量自己的体温。”向阳说。

客流量的急剧下降也提高了那些返回北京的人的旅行效率。“过去,在机场排队回家至少要花一个半小时,但这次没有必要在机场排队打车。从机场回到南四环仅需30分钟。”向阳说。

自驾车返回北京排队时间长

与飞机、高铁等公共交通工具相比,自驾车返回北京需要更长的时间。

从河北沧州回到北京的王丽(化名)告诉记者,沧州和北京之间的距离接近210公里,正常驾驶大约需要2小时30分钟,但她自己花了将近8个小时才回到北京。“在到达北京之前,道路是平坦的,几乎没有没有拥堵的汽车。”王力向记者回忆说,虽然在仓高速出口处有检查人员,但排队的车辆并不多。“检查员全副武装,穿着防护服,戴着护目镜和口罩,检查每一辆高速行驶的车辆,并要求车上的每个人下车测量体温。那些体温正常的人可以开车离开。”

王丽花了不到两个小时到达距北京李习安收费站两公里的地方。李习安收费站位于北京市大兴区,是京台高速公路的入口。过去,从京台高速公路进入北京的外国车辆需要在李习安收费站进行废气检测和许可证发放。北京牌照车辆的司机需要向检查人员出示他们的身份证和驾照,所以车辆经常在这里排队等候大约半个小时进入北京。

但在这一天,王力明显感觉到排队的速度比平时慢了。“从李习安800米到400米,我们一家人在车里等了两个多小时。然而,与往常不同的是,虽然等候时间很长,但很少有人像往常一样下车问别人为什么。没有人按喇叭或下车说话。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坐在车里静静地等待着,偶尔会拉下车窗制造一个小裂缝。只有几个戴着面具的老人在路的两边来回走动来移动他们的身体。每个人似乎都对这种情况有预感,等待的心情并不焦虑。”王丽说道。

经过4个多小时的“龟速”之后,王力终于在距离李习安检查站50米的地方看到了一个标志,而检查人员的身影也隐约可见。王丽媛以为检查人员会让她下车登记,给她量体温,但没想到,检查人员只要求王丽摇下车窗,驱散车内的热量,待车内人员体温合格后,才放行。整个检查过程不超过两分钟。与沧州高速公路交叉口的“全副武装”的检查人员相比,进入北京的检查人员只戴了一个面具。

量完体温后,又有两名工作人员像往常一样要求王丽和车上的人出示身份证和驾照。检查没有异常后,他们很快就把车开走了。进入北京后,去马平川的路上很少有车辆。王力从大兴开车到通州的家只花了半个小时。

与王丽漫长的等待检查相比,刘刚(化名)回到山东老家过年,回到北京的旅程要顺利得多。

刘刚在朋友们得知他将返回北京等待长时间检查的消息后,决定沿着京沪高铁前往北京。当他接近北京的入口时,他没有排队进入公交专用道,而是溜进了卡车专用道,那里的车辆少得多,速度也快得多。走近检查门后,刘刚看见了她

根据北京市交通委员会的消息,所有进入北京的高速公路目前运行正常,服务区的室内公共区域通风良好,并进行消毒。为了确保关键材料和新鲜农产品的快速通过,在主要公路站增加了货运专用道。以北京至开封高速公路西红门收费站为例,在原有两条绿色交通专用车道的基础上,采取灵活增加绿色交通专用车道的措施,优化现场车道设置。根据交通量,白天将设置四条专用绿色通道,晚上设置八条专用绿色通道。

在北京的地面公共交通方面,北京公交集团现在指派专人对所有车辆和车站进行消毒,每天不少于两次,并对关键路线进行适当加密。车辆运行过程中,要求相关人员结合实际情况增加通风窗数量,每次运行后打开所有通风窗。

“我们将牢牢把握‘防止进入北京、防止城市交通扩散和防止员工感染’三个重点,坚决防止疫情通过交通站点和工具传播。”荣军表示,防控疫情是北京交通管理的重中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