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科技前沿 » 正文

我国土壤环保行动计划拟出土壤修复几十万亿市场规模待启动

来源:www.xdhqlp.com.cn 点击:1118

全国土壤污染修复市场正在等待启动。

“我们的大气和水污染控制已经进行了将近40年,但是土壤污染的控制和恢复并没有被改变。”生态部主任庄国泰公开表示,从这个出发点,土壤修复市场一旦开放,规模将非常大,远远超出了大气和水的控制范围。几万亿。

庄国泰透露,环境保护部正在与有关部委协调编制《土壤环境保护和综合治理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行动计划》)。此前,在12月3日举行的环境保护部常务会议上,环境保护部讨论了《行动计划》草案。

《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这是新政府为应对严重环境污染而设计的三项主要环境行动计划之一。其中,《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于9月份由国务院发布,而《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仍在研究中。

“与大气和水相比,土壤污染的来源更为复杂,主要是由于污染物在水和大气中的积累,而我们的水和大气管理仍处于艰难阶段,这意味着土壤污染控制将需要很长时间。”全国工商联总商会秘书长罗建华对《 21世纪经济报道》的记者进行了分析。

在峰会上,环保部科学技术标准司司长熊跃辉表示,根据环境保护部即将完成的第四次全国环保产业调查的结果,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和国家统计局,在中国的环境服务业中,涉及土壤管理的生态恢复公司仅占3.7%,并且仍有改善的空间。

《行动计划》的五个关键点

在《行动计划》之前,今年1月23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近期土壤环境保护和综合治理工作安排》。

庄国泰指出,这是土壤环境保护和综合治理的“十二五”规划。 “去年11月初,我们以规划的名义向国务院报告。在国务院讨论时,人们认为土壤污染控制的难度相对较大。在很短的时间内,要做的事情不多,所以我将更改工作计划。”

“但是以工作安排的形式删除了很多内容。下一步《行动计划》也是按照这种思路。工作安排尚未实施,因此不可能提出一套新的建议。想法。来。”庄国泰分析。

根据庄国泰,《行动计划》和《工作安排》之间存在三个差异:一个是“长”,行动计划的时间跨度较长,计划到2017年;第二个是“真实的”,即行动计划的内容得到实施。第三是“新的”,更新了行动计划中提出的措施,以进一步实施国家对土壤保护的要求。

具体而言,将在五个方面开展《行动计划》的工作,包括耕地土壤和饮用水源的土壤保护,土壤污染源的源头控制,污染土地的风险管理,加强恢复的试点示范以及建立监控系统。

控制污染源至关重要。 “在现有的治理框架下,我们捕获排放到空气中的重金属,从水中去除污染物,然后返回土壤,因此土壤污染源的控制与大气层和水污染控制是分不开的。支持工作。”庄国泰介绍。

他进一步透露,在“十一五”期间,环境保护部进行了土壤污染调查。结果表明,与“第七个五年”时期相比,不同类型的重金属排放量增长有所不同,其中尤为值得注意。我们土壤中的铬含量迅速增加。 “如果我们不控制,我们的土壤铬可能会非常严重。”

庄国泰指出,土壤处理和修复技术较为复杂,对哪种类型的污染采用哪种技术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土壤环境保护问题更加复杂,涉及更多的利益相关者。建议《行动计划》在制定过程中,应吸引更多的利益相关者,而不是《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并且不应被多个相关部门关闭。改善《行动计划》的科学性质。”中国科学院科学技术与管理科学研究所副所长王毅强调了《 21世纪经济报道》。

推荐《土壤环境保护法》

同时,庄国泰介绍说,在实施《工作安排》的过程中遇到了三个主要问题。

一个是资金来源。根据庄国泰的说法,根据事实,受污染的土地与未受污染的土地之间应该存在价格差异。地方政府应吸引公司治理,然后易手。但是,现实中,地方政府在土地融资的压力下,很难获利,因此场地筹集的维修难度很大。

另一个困难是如何履行污染公司的责任。 “由于土壤污染是长期积累的结果,一些污染企业无法找到它。即使某些污染企业找到了它,也很难解释更换系统后由谁负责。当然,很难承担治理责任。”庄国泰介绍。

在这方面,罗建华建议,我们应该借鉴美国的经验。对于污染责任不明确的土地,国家应当通过建立土壤修复基金来解决。

《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1980年美国在控制土壤污染的过程中通过了《环境应对、赔偿和责任综合法》,并批准建立污染场所管理和恢复基金,即“超级基金”。

根据该部的法律,如果美国环境保护署找不到负责人或该负责人没有能力进行维修,则“超级基金”将分配相关费用;那些不愿支付维修费或当时没有找到责任的人。对于该地块,“超级基金”可以先支付维修费,然后EPA可以从负责人处收回。

与此同时,“超级基金”的主要资金来源是国内生产石油和进口石油产品,化学原料税,环境税,罚款等。

第三个问题是如何解决耕地治理中的农民生计问题。庄国泰说,中国的土壤污染在南部地区尤其是西南地区往往更为严重,该地区人均耕地面积相对较小。 “同样是100亩土地。西南地区可能涉及十几个农民,比北部更多,而且影响相对较大。如何在治理过程中实现治理目标并使农民拥有一定的经济利益是治理的困难。”

解决上述问题的方法在于尽快建立土壤环境保护的法律制度体系。 《 21世纪商业报告》获悉,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立法计划已将《土壤污染防治法》作为一项立法项目。

“实际上,这项立法准备工作是两年前开始的,法规已经起草了。”庄国泰介绍了,但是关于土壤立法的想法有两种不同的看法。应该提出一种观点。 《土壤污染防治法》,另一种观点是拟议的《土壤环境保护法》开发。

庄国泰建议应吸取《水污染防治法》的教训,并拟定《土壤环境保护法》的教训。因为如果实施保护的投资是1元,那么风险管理将花费10元,然后治理将花费100元。如此高昂的治理成本是无法承受的。

“有一种特殊的水处理方法,被称为对生态环境无害的湖泊保护。这也是过去的教训。今天,我们必须在保护方面做更多的工作。”庄国泰分析了我国现有的监管能力。从角度来看,土壤控制将更加困难。污染后无法治疗。应事先采取一些保护措施,以便将来我们的土壤环境可能会更好。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