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金融理财 » 正文

中国鲸吞600亿美元资源 谋夺铁矿石定价权

来源:www.xdhqlp.com.cn 点击:1463

中国向俄罗斯能源企业提供250亿美元贷款以换取原油

中国提供100亿美元贷款,巴西以市场价格供应石油

中铝向力拓注资195亿美元

五矿集团以17亿美元收购澳大利亚锌矿巨头奥兹。

华菱钢铁和宝钢竞标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生产商

新年伊始,工业资本的“国家”名称引发了另一场令人激动的海外并购狂潮。 不到一周,我们将斥资200亿美元收购资金短缺的澳大利亚矿业公司,并在油田实施350亿美元的“石油换贷款”计划。 从非洲和巴西的传统资源基础,到依赖石油金融的俄罗斯,再到其新伙伴澳大利亚,金融资产投资的失败并没有影响中国工业资本的全球扩张。

分析师认为,如果收购成功,中国在石油和矿业等重要资源领域的国际实力将会大大增强。 随着中国对铁矿石进口价格上涨深感不安,它将在未来获得更多定价权的谈判筹码。

335亿美元寻求铁矿石定价权

我们已花费335亿美元获得铁矿石定价权

2月12日,中铝宣布将通过建立合资企业和认购可转换债券,向全球第二大矿业公司力拓集团投资195亿美元。 就在一年前,中铝和美国铝业投资140亿美元收购力拓在悉尼上市的9%股份和12%的英国普通股,使得海外投资达到创纪录的水平。

中铝这次入股的资产都是力拓集团质量更好的资产,包括:澳大利亚哈默斯利铁矿石公司(Australia Hammersley Iron Ore Company),全球主要铁矿石生产商之一,铁矿石资源总量为124亿吨,中铝已获得其15%的股权。

中国为获得铁矿石、铝和其他矿物的定价权而付出的代价很难与其他行业相比。 一直以来,全球最大的矿业公司必和必拓都紧紧抓住了中国的喉咙。 从2006年到2008年,中国进口铁矿石价格分别上涨了19%、9.5%和65%。

如果投资顺利,根据协议,拥有124亿吨铁矿石的澳大利亚哈默斯利铁矿石公司30%的产量将由铁矿石合资销售公司出售给中国。 这将加强与全球最大矿业公司必和必拓(BHP Billiton)的谈判筹码,分享铁矿石定价权,获得低价铁矿石。

不仅如此,最近还有报道称,湖南吕林燕钢铁集团与中国投资公司共同投资澳大利亚第三大铁矿石生产商福特斯库,仅次于必和必拓和力拓。

在短短的一周内,中国最大的金属交易商中国五矿集团宣布与澳大利亚资源公司OZMinerals达成协议,以26亿澳元(约17亿美元)收购后者,以确保铜和锌矿的供应

这也是“国家队”今年年初在金融资本投资浮动损失的巨大压力下重新启动工业资本。 此外,这一明显变化体现在从金融资本向工业资本和资源型企业的转变上。

M&A路线:这阻止了俄罗斯,澳大利亚

世界M&A繁荣,通常是在经济复苏之前 从非洲的传统能源基础上,很难获得中国起飞所需的资源。近年来,中国的全球资源战略路线图画了越来越长的线。

“经济危机已经使欧美企业有了迫切的融资需求。对一些中国企业来说,并购是一个好机会。这种并购不是人们现在所说的,而是将中国的要素资源分配给能够获得更多长期和战略利益的国家和行业,使中国的资源能够分布在整个产业链的各个部分。 根据中华全国工商联合会合并协会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

“中国的海外并购超过了记录。澳大利亚已经成为中国企业“光顾”更多的国家,占中国海外并购的30%以上。 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李静认为,不仅在澳大利亚,而且在中东、非洲和加拿大,都可以买到价值不菲的资源企业。

目前,除了关注澳大利亚,中国还在世界各地蓬勃发展。 上周二,中国和俄罗斯签署协议,向俄罗斯能源公司提供250亿美元贷款,以换取更多原油供应。

更具前瞻性的是,几天前,习近平主席副总统和巴西总统卢拉在巴西签署了一项关于能源和矿产合作的广泛协议。 巴西国家石油公司上周四透露,该公司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正在就一项100亿美元的融资计划进行后期谈判。 这笔资金将用于勘探最近发现的深海油气储量。中俄“石油换贷款”模式可以在中国和巴基斯坦之间复制。

根据汤森路透的计算,由于金融危机,今年以来全球跨境M&A规模约为730亿美元,同比下降35%。相比之下,中国企业在海外M&A非常活跃,M&A总额同比增长40%,达到218亿美元,仅次于德国。

资金支持:20亿外汇储备

国家将为海外并购提供更多金融支持 在中铝力拓集团的合并案中,中国银行国际研究员乐玉坤(Le Yukun)估计,中铝持有88亿美元现金,将需要银行贷款为收购融资。

银监会近日发布《商业银行并购贷款风险管理指引》,特别强调允许合格商业银行在海外市场实施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和整合时,为资质优秀的中国企业提供必要的金融支持。 事实上,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将是重要的支持银行之一

此外,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副所长李向阳建议,除商业信贷外,还应考虑国家2万亿外汇储备,相关行政管理部门应尽快制定法规,引导企业参与海外收购外汇。 2月18日,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邓先宏也作出回应。除了继续改善海外投资的外汇管理,外汇管理局还将放宽对跨境融资的限制,以促进国内企业“走出去”所需外汇资金的获取和使用 中国政法大学法律与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刘纪鹏说:“目前,中国非常有必要设立专项基金来支持企业走出去。”。应该设立两个基金。一是收购外国一流公司的股份,如中铝与力拓的合并和联想与小发猫的合并。第二是获取资源和能源,如石油、矿产和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