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活跃增长仅为饿了么三分之一,资本枷锁下美团如“困兽之斗”?

来源:www.xdhqlp.com.cn 点击:1971

Author/周兴斌

Wang Xing曾经说过,2019年可能是过去十年中最糟糕的一年,也可能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尽管未来仍然未知,但2019年对美国代表团来说并不那么令人满意。

近日,易观易盛发布了《中国餐饮商超数字化实践洞察2020》(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19年互联网餐饮外卖交易规模将超过7274亿元。与此同时,随着流动红利逐渐消失,外卖行业的增长接近上限。

2019年美国联赛一直处于困境中。在过时的“流动利润”模式下,美国联赛正忙得不可开交,最终成为被多重增长困难所束缚的“困兽”,在股票时代很难实现有效增长。已经进入股票时代的美国联盟(U.S. League)在流动股息枯竭后,正面临增长困境。

“资本枷锁”使美国使团陷入“股票增长困境”

美国使团2019年第三季度的前一份财务报告显示,报告期内美国使团的增长放缓,业务同比增长0%,即与第二季度相比,美国使团业务的数量根本没有增加。与此同时,美团点评的竞争对手饿了,抓住机会从“双11,双12”中获得了大量新用户和业务。

易观数据显示,2019年,访问饥饿口碑数字服务的商家数量翻了一番。饥饿口碑在2018年并入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后,一年内新增用户近1亿。

此前,根据36氪星来自接近饥饿人群的信息,2019年饥饿年活跃用户的增长率超过50%。另一方面,根据财务报告,截至2019年6月,《美团评论》的交易用户年增长率为18.4%,远低于饥饿用户的年增长率。竞争对手数量的增加给美国代表团带来了巨大压力。

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美团整个平台上的日常生活用户数量,包括外卖、购物、酒类旅游、自行车等。为6985.86万,而同期渴望外卖的日常生活用户数量为1097.03万,但不包括渴望支付宝和淘宝的用户数量。上周,互联网上有传言称,这个美国组织饿了六倍。业界普遍认为这种说法是一个“数字笑话”。

根据Q2 2019年的财务报告,美团在第二季度首次盈利,但盈利的美团也因其“有争议的”盈利方式而“失去了人们的心”。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代表团仍处于利润困境,2018年净亏损1155亿元,2019年第二季度扭亏为盈的“秘诀”在于实现“过高”商家利润和“控制”骑手收入。

根据2019年Q2财务报告,在美国集团的收入构成中,商户佣金已成为其利润的主要贡献者。据悉,整个2019年第二季度,美国集团的佣金高达154亿元,平均佣金为1.7亿元,这在将美国集团扭亏为盈方面发挥了绝对的主要作用。

2019年11月,据《中国经济周刊》报道,在江西省上饶市余干县,一些美国旅游商人支付的佣金比例从12%上升到22%。事实上,22%的利润只在四、五级城市,美国旅游商人在一些城市的比例已经上升到26%。有些饮食业人士说,整个饮食业的最高利润率不会超过30%,很多行业也不会超过26%。因此,许多企业抱怨“所有通过努力工作挣来的钱都被美国之旅吸走了”。

在商人方面,美团支付高额佣金。许多商人说他们“不知所措”,一些人纷纷逃离。现有美团商人对该平台的怨恨也在积累。毕竟,对于商人来说,美团抽走了他们的硬通货。据此前媒体报道,许多美国旅游商家现在私下鼓励用户绕过平台,以优惠券或微信群红包的形式下单,以避免有限的利润率受到美国旅游高营业额的挤压。

对于车手来说,美国代表团的收入需求导致的评估体系的调整也引发了车手的反弹

2019年12月,在武汉的一家购物中心,媒体披露了一段美国外卖骑士持刀杀人的视频。一些人声称其背后的原因是因为不好的评论,而另一些人则声称骑手在提货时与店员发生了争吵。我们无法知道事件的真正原因是什么,但可以肯定的是,由此引发的“对糟糕评估的恐惧”已经逐渐成为现实。

一些用户直言不讳地说,即使对方的服务不再好,他们也不敢对美国联盟的商人或骑手做出任何不好的评论。对于美国代表团来说,作为第三方操作服务平台,这种用户体验是不可预测的。事实上,美国代表团的“提成”利润有下降的危险。

一方面,平台利润意味着商家、骑手甚至用户利益的转移。另一方面,在这个过程中,用户和平台之间的冲突被转移到商家和骑手、骑手和用户。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这种冲突将变得更加突出。

受日益增长的资本需求驱动,这家美国集团不得不寻求快速利润,通过双边佣金增加的方式,陷入了用户、骑手、商人和矛盾的多重困境。这种困境的背后是其交通盈利模式的不可持续性。第三方平台仍然需要通过提高效率来获得利润。“交易税”短期主义无疑是一条弄巧成拙的道路,这也是美国使命“股票增长困境”的关键。

在高效增长的时代,平台需要打开“第二条增长曲线”

英国管理科学家查尔斯汉迪曾经提出了企业增长的“第二条曲线”:如果组织和企业能够发现“第二条曲线”导致企业在第一条曲线达到顶峰之前起飞两次,就能实现持续增长。

second curve可以是新业务或创新模式。股票时代平台的增长需要开辟一条新的增长曲线,而美国集团的新业务萎缩,酒类旅游遭遇攻击,第二条曲线的增长受阻,从而成为美国集团增长困境的B面。

就新业务而言,根据公开数据,自美团收购mobike以来,美团遭受了巨大损失。根据之前的招股说明书数据,仅在2018年4月,mobike就遭受了4亿元的损失。一方面,它在自行车上遭受了巨大的贬值损失,另一方面,它在市场竞争补贴上遭受了巨大的损失。预计这一损失将在2019年财务报告中继续。

在网上租车业务中,目前美团已经大幅削减了对网上租车的补贴。尽管美团改善了一些亏损,但从网上租车中获利却更加困难。滴滴作为一个典型的高集中度行业,已经占据了市场的主导地位。美国集团几乎不可能颠覆滴滴。

其次,主导在线汽车租赁行业的滴滴尚未盈利,而取消补贴的美国集团更不可能盈利。遗憾的是,美国代表团放弃了“鸡肋”和无味的食物在网上买车。

对于美国代表团来说,餐饮以外的分销服务似乎是一个很好的增长点。一方面,现有的分销网络可以在非用餐时间得到有效利用,另一方面,零售市场也试图扩大业务范围。然而,作为一个新的零售“后进生”,美国代表团势必面临阿里的竞争和压制。

2019年4月,据《新京报》报道,常州、无锡等地美团大象生鲜店正式关闭。对此,美团表示,大象生鲜食品在试点期间正在进行调整。

事实上,美团新零售业务的探索也很难成为其“第二条增长曲线”。一方面,随着竞争压力的增加,不可避免地需要更多的资金进行长期投资。如今,受资本驱动的美团迫切需要利润。另一方面,苗达将不可避免地被淹没。业务线越多,对两端的关注就越少,这将进一步拖累收入增长。

在葡萄酒旅游业务方面,2019年下半年,葡萄酒旅游业务开始重新成为美团强调的增长点。一方面,美团的低价订单比的单价更有优势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在与OYO的合作中,也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在此之前,许多媒体也报道OYO商人前来讨钱。美国代表团和OYO之间的合作增长空间仍然不容乐观。

股票时代的增长必然是基于效率的增长。因此,通过商户端的数字转换提高效率是实现第二条曲线增长的正确途径。在数字授权方面,美团仍然是一个“新玩家”。一方面,它缺乏自己的数字能力,需要腾讯的深度授权,更不用说“技术授权商家”。另一方面,竞争对手渴望得到公众的赞扬,并提出新的服务来加快当地企业数字转型的市场。

美团需要改变,即突破流量增长带来的各种瓶颈,例如,如何在保证盈利的前提下实现用户和企业的增长。新业务的二次曲线增长和数字授权的效率增长是解决增长问题的关键。不幸的是,竞争对手已经在数字效率增长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而创新业务正面临着一个实质性的“失败”局面。美国队未来的命运仍然未知。

结论:

叶澄小何打败了小何。以流动生态为开端的美国集团,曾因流动红利而获得商业成功,但现在却陷入了流动型增长的现实困境。股票时代的美国联赛就像一只“被困的野兽”。在资本、用户、商家、骑手、数字能力等约束的推动下,在困局和利润的引导下,美国联盟要实现未来的增长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作者:周兴斌,资深媒体人,知名科技自媒体。2017年中国十大最具影响力的自我媒体。应重视新型电子商务零售、人工智能、移动互联网、数字家电等相关互联网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