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主页 > 国内新闻 » 正文

债主涌向暴风:有人把养老钱全都砸进去了

来源:www.xdhqlp.com.cn 点击:1135

要点:在

1

冯欣被公安机关接管后,暴风金融宣布平台将停止发布新的投标,部分产品将延期支付,现金提取将受到限制。

2

截至8月6日,已有几批讨债维权投资者来到位于北京首翔科技大厦13楼的暴风集团总部,总人数超过100人,投资约1.1亿元。

3

根据目前投资者的初步统计,投资者尚未从暴风金融平台撤出的资金总额约为1.1亿元。许多投资者已经投资了100多万元,甚至有些人已经投资了200多万元。

4

事件发生后,暴风金融平台的未到期投标不仅不能暂停,正常情况下可以撤回的余额也仅限于特定时间,即每月1日、11日和21日,一次只能撤回1%的余额。

5

暴风集团曾经回应说,它不能取款,但推迟了。从那以后,北京石景山区财政局告诉媒体,它一直在采访风暴金融的高管,并敦促他们拿出一个计划。

人去楼空,债权人来了,风暴集团迎来了还款的时刻。

截至8月6日,几组收债维权投资者来到北京首翔科技大厦13楼暴风集团总部,共有100多人。“67岁的江苏徐曼江已经在暴风集团楼下等了3天了,”他的妻子说,直到他这次拿到钱,他才会回去。2016年,在儿子的推荐下,他先后将35万老年资金和儿子的10万存款投入暴风金融平台,年利率超过8%。在过去的两年里,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接受资金,从而放松了警惕。直到暴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冯欣涉嫌犯罪的消息传出后,他才惊慌失措。

今年7月28日,在冯欣被公安机关强制采取措施后,暴风金融宣布该平台将停止发布新的投标,部分产品将延期支付,现金提取将受到限制。这已经成为许多投资者讨债的导火索。

8月6日,当CNFE参观暴风集团总部时,仍有30多名投资者想寻求解释。然而,公司的大门已经关闭,办公室工作人员已经撤离。位于大楼10层的暴风金融(Stormwind Finance)前办公空间也已出租,甚至办公设备也被清空。

根据目前投资者的初步统计,投资者尚未从暴风金融平台上提取的资金总额约为1.1亿元。许多投资者已经投资了100多万元,甚至有些人已经投资了200多万元。

根据目前投资者的初步统计,投资者尚未从暴风金融平台撤出的资金总额约为1.1亿元。许多投资者已经投资了100多万元,甚至有些人已经投资了200多万元。

坏事的风暴迎来了还债的时刻。

截至发布时,暴风金融客户服务部和暴风集团的相关负责人均未对此做出回应。

一次只能撤回1%

个。8月6日中午,首翔科技大厦13楼的走廊上挤满了近30名前来维权的投资者。过去两天,100多名投资者来到这里扞卫自己的权利,其中人数最多的是8月5日。67岁的徐江是暴风总部办公楼

的积极分子,他是到场的最老的一个。自从7月28日得知他在暴风金融平台上有35万元的延期付款后,他一直没有睡好觉。8月4日,他上了去北京的火车。当他离开时,他的妻子告诉他,“这次你拿到钱之前不要回来。

'我是他们平台的最早用户之一。退休后,我也喜欢上网。2016年,在我儿子的推荐下,我在暴风金融平台上投资了一点钱。而且

“我投资了35万多元,加上我儿子的10多万元,总计近46万元。”徐江告诉燃气金融。这笔钱是他所有的老年积蓄。

徐江展示了他对暴风平台的投资照片/燃料经济

“当我投资的时候,我以为这笔钱也存在银行里,但是在这里,单单利息就可以赚钱买菜。”他说。

今年7月27日,许姜娜儿子的10万元投资刚刚到期。结果,他的儿子太忙了,不能及时把它拿出来。一天后,7月28日,暴风集团宣布其实际控制人冯欣已被公安机关强制。

与此同时,暴风金融在其微信订阅号上宣布,为了确保暴风金融用户的利益和资金安全,该平台将停止发布新的竞价。暴风金融成立了一个应急小组来处理此事。首次与相关监管机构积极沟通,并将定期以公告形式报告事件进展和风暴金融平台运行情况。同时,受此消息影响,一些产品将延期付款。

许江听到这个消息时惊慌失措。一开始,我儿子介绍我去投票。后来,我儿子让我把它拿出来。我没听。我不能责怪任何人,只是希望能顺利地拿出退休金。“

另一位来自四川的投资者李俊在暴风金融投资了100多万元。听到风暴冯欣的事故后,他连夜飞往北京,“我把我的一生都投入其中了。”。

燃气财经现场了解到,这些投资者的投资额在10多万到数百万之间,甚至有些投资者在暴风金融平台上投资了200多万。

根据现场投资者的初步统计,投资者在风暴金融平台的总投资约为1.1亿元。事件发生后,不仅未到期的投标不能暂停,正常情况下可以撤回的余额也限于特定时间,即每月1日、11日和21日,每次只能撤回余额的1%。

'也就是说,我有5万英镑的余额。我一次只能提取500元,而且必须在特定的时间提取。收回全部要多长时间?现场的一位投资者表示。

关于从暴风金融微信书评区限时取现的通知

目前,暴风集团位于首翔科技大厦13楼的办公室已经关闭,没有人上班。玻璃门上贴着“友好的提醒”,上面写着“这不是暴风金融的办公地址,如有必要,请直接联系暴风金融的相关人员”。

暴风金融的前办公室位于第一座科技大楼的10楼,当时是空的。甚至暴风金融的标志也被拆除了。然而,激进分子不想离开,他们仍在焦急地等待。

金融产品暂停

暴风集团从视频广播开始,目前专注于暴风电视和视听服务。2016年10月,风暴建立了金融业。其经营公司是北京暴风金融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经营P2P业务,产品包括舒适、安心、资金。由于回报率很高,在推出后的3个月内,注册用户数量超过60万。

根据天眼调查的信息,暴风集团持有暴风荣欣16.9%的股份,是暴风荣欣的第三大股东。暴风城荣鑫的最大股东是荣鑫暴风(天津)企业管理合伙(有限合伙),其涉嫌实际控制人是魏振宇,魏振宇也是暴风城体育(北京)有限责任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第二大股东是裕信(天津)企业管理合伙(有限合伙),其怀疑实际控制人是暴风控股有限公司董事石花雨。

2017年,在金融政策的监督下,国内P2P平台开始陆续退出。此外,由于P2P备案的延迟,暴风金融的P2P业务至今尚未备案。

燃气财经在暴风金融的网站上看到了。网站主页显示是“暴风集团的互联网金融信息平台”,其产品展示区只有“享受和平”系列。介绍页上说产品的预期年回报率是6%-12%。页面上展示了170多种金融产品,其中67种仍在t

这意味着天辰智投是暴风金融的关联方。另一个证据是,天辰纸头最初在工业和信息化部系统备案时被命名为“峰峰纸头”,并于2019年初更名为“天辰纸头”。此外,天辰智投官方网站的域名使用拼音字母“宝丰wd”(即“暴风网贷款”)。

天辰纸头平台网站显示,天辰纸头成立于2015年5月。是内蒙古天辰网络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辰网络”)运营的点对点借贷信息中介服务平台。它专门为贷款人和借款人提供贷款信息匹配服务。是内蒙古互联网金融协会副主席单位。截至2019年7月31日,天辰智投共贷款9936.63万元,贷款余额1840万元,用户6278人。

在所有迹象的表面上,天辰智投和暴风金融是密不可分的。

燃气财经发现,2018年4月之前,天辰网的负责人是石花雨,石花雨目前的职位是北京暴风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暴风金融运营主体的法人、董事和经理

7月30日,天辰智投平台客服对媒体表示,“我们与暴风金融是合作关系。风暴金融帮助引导流程,并在佣金的基础上销售产品。我们没有受到影响,产品通常被提取和兑现,我们也没有收到任何停止合作的通知。“

然而,8月6日,CNFE在平台上看到其产品不再能够投资。

燃气财经发现北京暴风金融运营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位于北京市石景山区。一位投资者表示,他曾于8月4日去过石景山暴风金融的办公区,但“那里没有人,办公室是空的”。

7月30日,暴风集团回应说,它不能提取这笔钱,但推迟了。8月5日下午,北京石景山区财政局对媒体表示,已经在采访暴风金融高管,敦促他们拿出一个解决方案,给投资者一个满意的解决方案。至于何时能给出解决方案,另一方说还不确定。

燃气金融联系了暴风金融客户服务部和暴风集团的相关领导,但没有回应。

去年亏损10亿元、背负12亿法定债务的危机早在去年就已经显现。根据《风暴2018》年报,2018年的收入为11.23亿元,同比下降41.34%。上市公司股东净亏损10.9亿元。仅在一年内,该公司就失去了过去五年的所有净利润。

此外,年报中披露的信息也显示公司处于严重破产状态。资产负债率达到169%,远远超过正常水平。

今年第一季度,风暴收入为7120.5万元,同比下降81.6%。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1749.5万元。半年度报告预测显示,今年上半年预计亏损2.3亿至2.35亿元。

收入下降,巨额亏损,主营业务令人担忧,风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更困难的是,投资者和高管们正在不断减持暴风骤雨的股份,现金流也在一步步收紧。

21世纪经济先驱报梳理发现,自2015年风暴公开以来,机构投资者、初始股东、公司的持股董事和高管一直在不断减持和退出。公司上市一年后,上市前股东北京和谐成长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青岛金世丰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在12个月的锁定期届满后立即减持,分别占公司股本的7.84%和4.18%。

管理层的持股也令人担忧。根据《21世纪经济先驱报》的统计,自2017年以来,该公司管理层已将其在暴风集团的总股份减少至356万股。冯鑫董事长于2017年6月30日收到1172万股权益分配后,持有暴风集团7032万股,占21.34%。到目前为止,95%的承诺。

这意味着

然而,收购最终失败了。今年5月8日,光大浸信会辉和上海浸信会鑫以暴风公司和冯鑫未能履行上述协议为由,对暴风集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责令暴风集团支付光大浸信会辉和上海浸信会鑫因未能履行回购义务而造成的部分损失6.88亿元,以及该等损失的延期利息6330.6万元,合计约7.5亿元。

此外,6月份的仲裁公告显示,上海格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要求暴风城集团100%接受暴风城云帆(天津)互联网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公司)持有的房产,并履行支付转让价格的义务,该转让价格包括转让价格、违约金及其他费用共计4.68亿元。

涌向这场风暴的债权人正在成为压垮它的最后一根稻草。

资料来源:刘景峰,燃气财经